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乘龙佳婿 > 正文 第三百二十五章 礼贤下士?

正文 第三百二十五章 礼贤下士?

 热门推荐:
    蒋大少一直到被张琛一把拽着拖出了屋子,脑子还有些浑浑噩噩。他自从看到门外和阿六一块进来的这个年轻人开始,就一直都在悄悄琢磨对方是什么身份。

    从那称呼来看,多半是张寿的学生,也就是说应该是国子监的监生;可人又说来自邢台,他想起曾听父亲说过,邢台那边有当今天子的准女婿和准侄女婿,顿时心下就有些活络了起来。眼见这个长相俊美,只是明显有些乖戾之气的公子哥打量着他,他不由脱口迸出了三字。

    “张驸马?”

    见对方顿时面色极其古怪,蒋大少连忙改口道:“张仪宾?”

    “都错了。”张琛没好气地哼了一声,随即方才不紧不慢地说,“唯一说对的只有姓氏。没错,我也姓张,不过和你说的张驸马和张仪宾,不是一家的。想当初他们俩在京城,那还是我罩着的,没想到如今才一到沧州,小先生居然还让我照应你。说吧,你是哪根葱?”

    面对如此不客气的诘问,蒋大少确实又羞又怒,但因为对方这字里行间连准驸马和准仪宾也都当成自家小弟,他也不敢太过得罪,只好鼓起勇气反问道:“敢问公子你又是谁?”

    “我是谁?呵呵,呵呵呵呵!”张琛这次出来,不得不掩藏身份,自认为是锦衣夜行,还从没找到报身份的机会,如今大皇子声名扫地,那些奸商劣绅狗大户也全都灰溜溜的,他不禁神采飞扬地说,“我坐不改名,行不改姓,秦国公之子,张琛!”

    蒋大少登时倒吸一口凉气,随即忍不住掐着手指头计算了一下如今沧州城内的这些人物——在行宫中压惊调养的大皇子;掌管内外军政大权的明威将军,赵国公长子朱廷芳;国子博士,赵国公的准女婿张寿;还有据齐员外所言,同样正在沧州的赵国公次子。

    如果再加上眼前这位秦国公之子……这沧州城怎么突然贵胄子弟扎堆了?

    想归想,他还是赶紧摆出了该有的恭敬姿态:“原来是张公子……”他还待再客气两句,见张琛斜睨他不说话,他醒悟到刚刚人家正在问他是何人,他就只好含含糊糊地说,“在下蒋思源,沧州蒋氏长子。”

    他原本还寄希望于张琛一个京城纨绔子弟不知道自己是何许人也,没想到张琛上上下下打量了自己一眼,竟是突然呵呵一笑:“沧州蒋氏?就是大皇子拉拢的,那个联合了沧州好几家大户一块改用新式纺机,却还压低工钱,凌迫机户,最后看到囤棉花有利可图,立刻就停工停业,涸泽而渔的蒋氏?”

    蒋大少被人这么直白得揭了老底,顿时心里老大不是滋味——至于惊怒,好吧,他从昨天到今天,惊怒的次数实在是太多了,眼下是惊不过来,也怒不过来。于是,他只能忍气吞声地说:“我爹是昏了头,但我代他认罪认罚!只要能弥补,让我做什么都行!”

    张琛这才有些意外地正色打量了蒋大少几眼,旋即就嘿然笑道:“怪不得小先生会把你丢给我,还算是有点担待,从你身上还能看到我们几个当初的影子!既然你有这个态度,那好办,你带路,我们去拜访一下那群龙无首的那几家,总得让他们脱几层皮!”

    蒋大少虽说心中惊惧,但如今是死道友不死贫道的时候,他也就顾不得替那几家默哀了——横竖他都觉得那几家是咎由自取。他调戏个民女都会被老爹打骂,两个弟弟多花两个钱都会被母亲罚跪,那几家真是好日子过得太久太长,得意忘形了!

    于是,当张琛盘问他各家虚实的时候,他毫不犹豫地尽吐实情,直到被人拖上马车之后,听到张琛开口说出来的那番话,他才完全傻了眼。

    “我说,蒋大,一会儿你打头,我给你撑腰,但不会多说话,你自己好好考虑怎么软硬兼施,怎么压服那几家人。我瞅着小先生的意思,对你好像还挺感兴趣的,那么接下来沧州这一摊子很可能要你来出面。我总归要回京,所以你得学着独当一面。”

    见蒋大少瞠目结舌,张琛就笑吟吟地跷足而坐,闲适自如地说:“小先生呢,他就是这种看你顺眼就赶鸭子上架的性子,我被他赶过,陆三郎也被他赶过,你说的张驸马张仪宾,也一样,就连他的未来二舅哥,那都不例外。男子汉大丈夫,一回生两回熟,我看好你!”

    张寿当然不知道,从前只会抡拳头威胁人的张琛,此时正巧舌如簧地把蒋大少推入洗心革面的回头浪子这一深坑,当然就算他知道,那么也一定乐见其成。

    如今张琛和蒋大少既然走了,阿六又悄悄躲开了去,他就笑着对朱莹说:“你刚刚是带着张琛来给我一个意外的惊喜?喜是有了,但阿六在,惊却不可能。”

    “阿六的耳朵怎么长的!”朱莹气恼地瞪了张寿一眼,随即却又转怒为喜,“你既然把蒋家那小子丢给了张琛,让他们去重开工坊复工,昨晚上那些案子又有我大哥,那不是你就可以空闲了?要不要去沧州四处转悠一圈吧,我还是第一次离京走这么远呢!”

    张寿先是愕然,随即就忍不住在心里叹了一口气。这个年代的人,小民百姓很难离开生活的乡村、城镇、县城,而富家子弟也未必会离开本府、本省,就连朱莹这样身份处于全天下最顶尖的,也未必能有看天下的机会。

    当然,如今距离相对开放的太祖年间太远,不少大家闺秀更可怜,其中那些极端的,一辈子出门的次数,大概就是一家到另一家去做客的次数。终其一生,也就是从一个院子到另一个院子,天天能看到的就是头顶那片天,纵使再金尊玉贵,养尊处优,其实也不过可怜人。

    所以别怪某些人只知道伤春悲秋,吟诗作赋。因为看不到更多的天空。

    于是,想着这些完全无关的话题,张寿便对朱莹笑道:“我们去一趟老咸鱼那儿,如果顺利撬开他那张嘴,今天你就有口福了。”

    “咦?”朱莹一下子瞪大了眼睛,随即又是意外又是雀跃,“阿寿你又要亲自下厨吗?我真是好久没吃过你做的东西了……我之前也在跟着家里乔嫂子学做点心,等回京之后,我一定能做出最好吃的桂花糕送你当回礼!”

    嗯,我很期待……大小姐你厨艺技能虽说差极了,但点心天赋勉强还算不错……

    张寿心里这么想,当和朱莹出门时,却撞上了朱二。想到朱二离家出走到沧州,结果事情快有眉目的时候却又撞到这么一件捅破天的大案,随即哥哥妹妹全都扎堆似的过来了,他不禁觉得未来二舅哥实在是有点可怜。

    当下他就开口说道:“我和莹莹要去老咸鱼那边,你也一块去吧?”

    朱二正想要答应,可突然醒悟到人家成双入对,他这跟着实在是碍事,顿时就口不对心地婉拒道:“我就不去了吧?我看看能给大哥帮点什么忙就好……”

    “你能帮什么忙,不添乱就不错了!”朱莹不由分说地一把拽住了朱二,直接就大步往外走去,“而且你不怕大哥回头办起案子有什么不顺的时候,迁怒于你这个倒霉鬼?走了走了,回头你不得从那个老咸鱼那里先弄到种子吗?只要有这东西,回去爹也不好责罚你。”

    妹妹如此通情达理,朱二简直热泪盈眶,然而,当叫上阿六和小花生跟随,朱宏等三人远远吊在后头跟着,他们到了那家咸鱼……海货铺子外头,朱莹撵了他进去找老咸鱼时,他才不由得愣了一愣。敢情这是嫌弃那里头味道太重,于是大小姐才带他来做个跑腿的?

    朱莹却不管朱二怎么想:“你去请了他出来,让他把各种调料和食材都带上,再对他说,昨天晚上多谢他帮了我大忙,今天阿寿亲自下庖厨作为谢礼。他这厨房太小,阿寿连身子都转不开,不方便,我们去行宫里头的小厨房做好吃的,这可是一般人绝对体会不到的。”

    张寿眼看朱二瞪大眼睛盯着他,随即拔腿就往里头冲,他不禁啼笑皆非:“莹莹,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厨房连身子都转不开?你知道我在这儿下过厨……好啊,你刚刚是揣着明白装糊涂,我知道了,肯定是阿六这个浓眉大眼的又当了叛徒!”

    见张寿转头瞪向自己,阿六满脸淡定,似乎是默认了。而他旁边的小花生却涨得满脸通红,旋即就小声说道:“是我……是我嘴不紧,对大小姐说的。”

    哟呵,今天居然猜错了……可结果是又出了个叛徒!

    张寿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见阿六拽着诚惶诚恐的小花生正说些什么,朱莹就笑吟吟地说:“我随口问问,小花生随口说说,反正又不是大事!再说了,做给我一个人吃也是吃,做给大家吃也是吃,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又能体现你平易近人,礼贤下士,这不是一举两得?”

    朱莹这么一番大道理,小花生听得极度心虚。叔爷确实有点本事,可好像还没到人家朱家兄妹外加张寿一个国子博士礼贤下士的程度吧?

    而张寿却已经听出了朱莹的弦外之音。这么说来,朱大小姐也认为这条看似又老又皱的老咸鱼是士?她应该是昨天晚上才刚刚接触到人,这还真是够敏锐的!

    “好好,你说得都对。”张寿笑着对朱莹微微颔首,随即就耸了耸肩道,“不过行宫里的小厨房做菜是什么滋味,我还确实是挺好奇的。倒是阿六今天早上才刚得罪了杜衡,我们这么大剌剌地上门去,理由居然还是为了吃……是不是不太好?”

    “怕杜衡干什么?此次是大哥为主,你为辅,要不是锐骑营之前出了事,也未必会需要他出来,他又不是行宫的主人!”

    朱莹说着就瞥了一眼阿六,还动作隐蔽地对他竖起了大拇指,这才若无其事地说:“至于我们去行宫的理由……嗯,就说是去探望大皇子好了。好歹我和他也算是表兄妹,我这个表妹就勉为其难地去看看闯了如此弥天大祸的他,也算是全了兄妹之情。”

    小花生听到朱莹和大皇子是表兄妹,已经是傻了眼,直到阿六在其耳边低声传话,告诉他这对兄妹几乎不共戴天,他这才如释重负。紧跟着,他却生出了一个难以抑制的渴望。

    趁着这个机会,他能不能去探望一下冼云河?

    而说话间,老咸鱼已经是匆匆跟着朱二出来了,提着一个大篮子,满脸堆笑,怎么看怎么都像是殷勤兜售货物的老货郎。他上前之后,先是对张寿和朱莹毕恭毕敬地问了好,随即就咧嘴笑道:“虽说我进过行宫,但要说在行宫里吃顿饭,那还真没有,还比不上小花生。”

    小花生顿时气结:“叔爷,我们在行宫里头的时候提心吊胆,而且厨子和仆役也暂时让人看起来了,我们就是随便弄点吃的,还担心遭人围困,顿顿省着……你以为我们背着你成天在行宫里吃好吃的吗?”

    “天知道你们是不是觉得活够了,在里头吃珍馐美味,睡龙床凤枕?”

    打趣过后,老咸鱼立刻一本正经地举起了手中篮子:“该预备的东西我都预备好了,咱们这就出发吗?对了,不会在门口搜身检查我们是否带着兵器又或者其他危险的东西吧?”

    话音刚落,他就只见阿六朝自己走来,顿时愣在了那儿。下一刻,他就从头到脚被阿六摸了一遍,篮子也被抢了过去仔细检查。最后,他有些尴尬地接过了人重新塞回来的篮子,忍不住还抬头擦了一把汗:“我就是开个玩笑……”

    “如果你当真,那就已经死了。”说出这话的时候,阿六异常认真,认真到甚至带了几分杀气。见老咸鱼顿时噤若寒蝉,他这才看着张寿说,“我检查过,就不用他们检查了。”

    这小子真是比我还记仇……

    张寿想到这里,见朱莹和朱二全都对阿六竖起大拇指表示称赞,而小花生也偷偷摸摸竖起大拇指,最后惨遭老咸鱼怒瞪。于是,他不得不把这已经快滑落到喜剧的气氛给重新拉回来:“好了好了,时候不早,我们就去行宫吧。为免遭人诟病,顺便去看看大皇子和冼云河。”

    见小花生差点没一蹦三尺高,老咸鱼也忍不住嘴角一翘,张寿却又告诫道:“但总而言之,说话记得小心些,别被人抓住了把柄!”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article_title?}》,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解香港跑狗图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