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狼域 > 正文 第一百五十四章 赌注问题

正文 第一百五十四章 赌注问题

 热门推荐:
    “姑姑啊,说实在话,白天与您下的那盘和棋,令我感悟不少,也进步不少。

    同时,让我发现了你与我下棋时的一些想法。”

    成钟笑着说。

    “什么想法呀?”

    李慕仙好奇地睁大了眼睛问道。

    “我发现,您一般不愿与我兑子,愿意把棋局搞得更复杂一些。”

    “是吗?真有你的。

    可能是我觉得你下棋经验不足,让局面复杂一些你更难把握,我获胜的机会就多一些吧。”

    “我觉得姑姑正是这种想法。

    所以呀,晚上这盘棋,我便经常主动邀兑,而您老是回避兑子。

    这样一来,您在避兑中慢慢丧失先机,而让我获得了最后的主动。”

    “原来如此啊!

    哈哈,这也是你小子精明的地方呢。

    对局如同打仗,善于了解掌握对手的心思,也是取胜的关键啊!”

    李慕仙笑着说。

    “谢姑姑夸奖!

    不过么……现在您也该兑现承诺啦!”

    成钟微笑地盯着李慕仙漂亮的杏眼道。

    “嘿呀,你小子可真难缠,你一定要知道吗?”

    李慕仙的脸颊又像秋天的苹果一般红了起来。

    成钟见她似乎真心害羞,心里已经猜测出几分,便对她道:

    “对不起姑姑,我不再追问啦,咱们再下一盘如何?”

    “其实,告诉你也不妨,此狼域中人,对于男女之间的事情,看得可是比咱们华夏人要开放许多。

    这一点,我内心觉得倒也不错。

    你我现在也算狼域中人,尤其是我,恐怕永远无法离开这里了,应该学会适应他们的观念才对。

    其实啊,在与那位第一高手的决弈之前,双方就约定了赌注,我的赌注就是我的身体,如果他赢了,我必须接纳他,并把他作为我一段时期的男人。

    这便是他亲自提出来的要求。”

    李慕仙像是下定了某种决心似的,咬着牙忍着羞,终于把该说的话都说了出来。

    “姑姑,请等一等,当时你的男人‘星光’不是也在家里吗?”

    成钟的表情很不自然,但还是忍不住发问道。

    “‘星光’当然在场啊。

    每次‘星光’回家,那位高手才会到我家作客,他们是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对于两‘性’的问题,‘星光’看得更开。

    对于这件事情,‘星光’实际上是同意的,我俩下棋的时候,他就在一旁观战。

    正因为‘星光’的内心并不存在‘一夫一妻’的思想,后来他才可能同意我离开‘天狼之国’,只身在外面闯荡!”

    李慕仙边思索边说道。

    等这些话出口之后,她的表情反而慢慢变得自然,情绪也平静了下来。

    “姑姑啊,我在乌孙部落,也有差不多的感受呢。

    似乎他们对于两‘性’的认识,同咱们的传统有着天壤之别。”

    成钟回想起自己在天马部落的所见所闻,顺着李慕仙的思路道。

    “下面,我再回答你的第二个问题。

    我创立‘江湖帮’之后,手下的男人越来越多,他们虽然惧怕我的武功,但心里都觊觎我的身体。

    有的人当面大献殷勤,有的人甚至在背后争风吃醋,互相打架斗殴,让我不胜其烦。

    最后,我便想出一个歪招。

    把这盘棋摆放在卧室,并对所有人公开宣布,谁都可以得到我的身体,但陪我睡觉的前提是,要在象棋上赢我一盘,嗬嗬……”

    李慕仙的情绪变化得太快啦,刚刚还一脸羞涩,现在眼中已满是调笑的意味,到后来直接笑出声来。

    “哈哈,我终于明白啦,您就是靠这一条,才抵挡住了他们的骚扰,姑姑真是高明啊!”

    成钟也跟着眉开眼笑道。

    “是这样的。

    但是,后来每天晚饭后,都有好多部下排队同我下棋。

    于是,我又补充了一条,每晚只下一盘棋,必须提前排好次序。”

    李慕仙摇晃着脑袋道。

    “啊呀,这还真是麻烦。

    姑姑每天都要下一盘棋,有没有遇到高手呀?”

    成钟随口一问。

    “嘿嘿,就咱俩偷着说啊,凭这些人的智力,哪里能产生什么高手呀。

    尽是些平庸之辈,同他们对弈,我都习惯了随手走棋,感觉自己的棋艺反而越下越臭!”

    李慕仙把嘴巴凑近成钟的耳朵,声音压得极低说道。

    “噢,我现在才明白,这可能也是姑姑输给我的原因之一吧,哈哈……”

    成钟说完,扬起头哈哈大笑起来。

    布鲁拉丽给两位高手添上茶,见他们一直在那里说个不停,就用乌孙语问道:

    “你们在说什么呀,这么高兴,还下不下棋啦?”

    “马上下马上下,姐姐,你可要看仔细,好好学啊!”

    成钟用乌孙语对她说。

    两个对手再次坐回棋桌前,重新开战。

    这一次,该李慕仙先行,她把压厢底的功夫全拿了出来,很快便打烂了成钟并不严密的防守,迅速赢回了一盘。

    摆子再战,又轮到成钟先行。

    成钟放手搏杀,猛烈进攻,李慕仙严防死守,寸步不让,最后双方战至力渴,弈成和棋。

    等到下完这盘,有呼噜声传来,成钟转头一看,布鲁拉丽已经爬倒在一旁的兽皮上,“呼呼呼”地睡着啦。

    一天下来,接连三盘势均力敌的艰苦鏖战,让李慕仙的身心也已经困乏至极,脸上倦容毕现,早顾不得注意形象,嘴巴大张,哈欠连天。

    “姑姑啊,大家都困啦,咱们就躺一会儿吧,等到天亮上岸,我还有任务呢!”

    成钟也打个哈欠道。

    “好吧,我老了,陪不住你,实在熬不动啦。

    今天咱俩未分胜负,我心里还有些不服气哩,等改天再赢你吧!”

    李慕仙一边说话,一边站起身,熄灭了羊油灯。

    三个人也不管倒顺,随意躺倒在兽皮上,很快便进入了梦乡……

    “咣——当、咣——当……”

    突然传来巨大的声响,紧随着是剧烈的震动摇晃。

    成钟的身体猛地被抛起,“咚”地一声撞到上了木质墙壁。

    他稀里糊涂醒了过来。

    李慕仙和布鲁拉丽两人也撞到了墙壁上,全醒啦。

    十分怪异的是,一下子被怼到墙角的三个人,头腿手臂胡乱地交叉在一起,互相纠缠,一下子竟然无法分开来。

    他们又被各自狼狈不堪的模样,逗得大笑不已。

    哄笑之下,几个人都失去了力气,索性任由身体保持纠缠姿势,软软地倒在那里。

    成钟第一个恢复力气,他挣扎着把头从女人的交叉“压迫”下抬起。

    天色已经放亮,大船应该靠上了明玉岛。

    等成钟把自己的身体一点一点抽离,两个女人也陆续坐了起来。

    李慕仙率先站起身子,朝外走去。

    成钟和布鲁拉丽紧随其后。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article_title?}》,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解香港跑狗图的网站